此曲终兮不复弹 第一百二十三章《夜半生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汪琛冲肖辛夷递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来到后堂。

    “平城郡守不答应。”

    “理由呢。”

    “他说平城中并不缺苦力,他让灾民进城做工已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断然不能再由着灾民在城中肆意妄为,如果我们觉得灾民在城中会受委屈,大可不必让这些人进来。”

    肖辛夷默然。

    汪琛见她没有答话又道:“不然我们再向他送些银子,毕竟灾民在城中处境如何全凭他一句话。”

    肖辛夷摇了摇头:“我们已经送的银两已经够多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万一我们走后灾民又出新的问题怎么办,‘杏林堂’要继续给他送银两吗?师叔,这件事交给晚辈吧,明天就会给您一个交代。”

    时至今日肖辛夷才知道双圣门的财力有多雄厚,但肖辛夷并不意外,一个七百年的门派没有点实力敢说肩负守护安业国这种话吗。

    可双圣门世代积累的财富不是这么用的。

    刚 过子时不久‘杏林堂’的大门被人用大力拍的砰砰巨响,汪琛还未起身便听见一阵嘈杂人声,他迅速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看到堂中小徒弟正疾步向他走来忙问道:“出了何事。”

    “师父,郡守府来人请您去诊病。”

    汪琛听到有病人二话不说转身去房中背上药箱,跟着小徒弟快步向外走去。等走到门口看到有几个士兵打扮的人高举火把等在门口,汪琛一惊忙问身边的小徒弟:“你说哪里有病人?”

    “回师父,郡守府啊!”小徒弟奇怪的看着他道。

    汪琛这才反应过来,他听到外面急促的敲门声便知道肯定有十万火急的事,又听到有病人心下着急竟没有听清是哪里有病人,待反应过来几个士兵已来到他跟前:“汪大夫,速速跟我们去郡守府。”

    还未等汪琛说话,一名士兵抓起他丢上马背说了声“坐稳了”便使劲一夹马腹,饶是汪琛有内力在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浑身一僵,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汪琛心想,这幸亏是他这练过武的,若是换了普通人,怕是到了郡守府自己的命都得去掉半条,还怎么为郡守诊病。

    果然转过街角,汪琛便借着郡守府门口的火把看到有几人正弯着腰呕吐,都是城中各个药堂的大夫,汪琛暗叹一口气,默默同情了一把那几位德高望重的同行。

    带着他的士兵转眼来到了府衙门口,汪琛借着士兵的手从马上跳了下来,虽然他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可还是很入流的在原地摇晃了一阵才稳住身形,士兵看他缓过来了道:“汪大夫,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汪琛看到旁边已经有两个大夫进去了点点头道:“虽然头还有些晕,可不碍事,可以进去了。”

    士兵闻言在前面带路道:“请跟我来吧。”

    “郡守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着急,而且还让我等一起前来。”汪琛一边跟在士兵后面走着一边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兄弟们说郡守大人自入夜后便浑身奇痒难忍,之前也请大夫来看过,可是都查不出病症,郡守大人这才命我等将各位大夫都过来。”

    说话间已来到后院,隐隐间听到有怒骂声和断断续续的哀嚎声,两人快步向前走去,刚走到郡守卧室门口便看到有一白发老者背着药箱踉踉跄跄的向外面跑,身后出来郡守陈梁立撕心裂肺的嚎叫:“庸医,都是庸医,这么小的病症都看不出来原因,你们干什么吃的…后背…左边…右边…快…还没有大夫…”

    汪琛在外面听了一会将里面情况了解了个大概,才挂上一副焦急万分的表情走到郡守陈梁立跟前道:“草民参见郡守大人。”

    陈梁立四十来岁,五官端正,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一张国字脸上留着三缕墨髯,要搁平时也是个相貌堂堂的美男子。可现在裸着后背呲牙咧嘴的他全然没了平时那种趾高气昂的模样。

    “别说废话了,快来看看本官是怎么回事。”陈梁立一边用力挠着胳膊一边大叫道。

    汪琛见状不敢怠慢,快步走到他跟前扯起他的手腕诊脉,片刻后放下手道:“郡守大人恕罪,草民实在看不出这究竟是什么病症。”

    “有没有止痒药…”陈梁立已经没有力气再骂人了,用几近恳求目光的看着汪琛道。

    汪琛连忙从背着的药箱里拿出一小瓶粉末道:“只有这些。”

    “快,快点。”

    一个小丫鬟从汪琛手中接过瓷瓶尽数敷在陈梁立背上后,陈梁立脸上的表情才有所缓解,在外等着的所有大夫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但等这些人都准备离开的时候,房内又传来一阵焦急的催促声:“快过来给我挠挠后背…右边…往上点…往下点…”

    伴随着陈梁立的急不可耐怒吼声众人同时打了个寒颤。

    一直忙碌到天亮,平城所有的大夫全都拿出来看家本领挨个试了遍,陈梁立的后背亦是红肿一片,隐隐有血迹透出,可那种蚀心裂骨的痒意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因为皮肤上被挠扎刮拔各种方法导致的外伤痛苦不堪,极痛和极痒两种感觉仿佛在陈梁立背上生了根,将他折磨的几乎虚脱,他很想就此晕死过去,可那种刮皮入骨的感觉刺激着他每一根神经,让他清醒的不能再清醒。

    就在陈梁立几乎崩溃的时候听到有人说:“医圣门弟子现在城中,不知她们可有办法。”

    此言一出陈梁立双眼猛然睁大,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喊道:“快去请医圣门弟子。”

    不过半刻钟,肖辛夷便跟着士兵到了郡守府 。

    肖辛夷将手指从陈梁立腕上收回重新隐于袖中后道:“郡守大人这病症古怪,虽然民女诊不出是何原因,可门中有一套针法是专克大人病症的……”

    “那还等什么,快点施针。”不等肖辛夷说完,陈梁立的怒吼已打断她的话。

    肖辛夷微微侧了侧身道:“请几位姑娘让一让。”

    正在为陈梁立挠背的三个丫鬟听到后垂手立在一旁。陈梁立还欲再催,突觉背上有异,他正要回头去看,只听肖辛夷道:“大人别动。”

    陈梁立不解的看着她。肖辛夷对汪琛点了点头,汪琛走到陈梁立背后将几枚银针一根根捻下,陈梁立错愕的问道:“你何时为我施的针。”

    “刚刚。”

    陈梁立看不到,但他旁边几人看的清楚,那双圣门弟子只站在那里挥了挥手,几枚银针便稳稳当当的出现在陈梁立后背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